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科研 > 学者观点
学术科研
学者观点
漆彤:对标CPTPP“高标准”规则,积极推进国内经济体制改革
发布者:发布时间:2020-12-24 11:17阅读:2077

        2020年11月20日,习近平主席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七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讲话时明确表示,中方欢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完成签署,也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习近平主席的讲话彰显了中国坚定捍卫多边主义、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的一贯立场。

        CPTPP以“全面且进步”为目标,被视为21世纪新型国际经贸规则的典范与引领者之一。CPTPP对贸易自由化、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高度追求,与中国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深化国内改革、扩大对外开放的核心利益总体相符合。加入CPTPP将在规则层面、战略层面和经济层面对中国产生潜在积极效益。

        在规则层面,有利于中国践行对标国际最高标准、以开放促改革的发展路径。CPTPP是一个全面、高标准、平衡的区域贸易协定, 绝大部分新规则有助于更好地发挥市场作用、降低交易成本、激励企业创新、保护生态环境,这与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高度契合。加入CPTPP的努力过程,将为中国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提供强有力的动力来源。以对外开放倒逼对内改革,借外部压力倒推国内相关体制机制优化升级,有利于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兼顾我国经济发展的效率和质量,深入融入国际经贸体系。

        在战略层面,有利于中国巩固亚太“朋友圈”、抵制贸易保护主义、完善开放格局。RECP的成功签订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稳步推进,使得中国已与区域内发展中国家建立了信任合作。加入CPTPP,与成员国在贸易自由、市场开放等议题上化解分歧、达成共识、协调合作,将推动中国深入参与亚太经贸治理。

        在经济层面,有利于中国获得“规则红利”和经济效益。CPTPP致力于零关税的货物贸易、更开放的服务贸易、稳定透明可预见的投资保护,其经贸框架可带来不容忽视的转移效益。加入CPTPP,有助于推动中国与内部各成员国之间优势互补、资源共享,进而分享高水平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红利。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预测,若中国加入CPTPP,到2030年中国国民收入有望增加2980亿美元。在国际社会普遍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整体国际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的背景下,中国加入CPTPP也将为亚太经济复苏增添新活力。

        加入CPTPP也并非一蹴而就,仍面临内外两方面的障碍。

        内部障碍表现为,CPTPP的加入程序要求新成员国国内经贸政策与CPTPP现行规则相一致,但目前中国的经贸规则与CPTPP规则间仍存在较大制度差。就货物贸易而言,中国目前的总关税水平为7.5%左右,与CPTPP倡导的零关税仍存在较大差距。就服务贸易而言,中国跨境服务贸易的开放程度低于CPTPP缔约方平均水平,受限制的服务部门数量高、市场准入限制严格。此外,中国对自然人流动态度较为谨慎,开放程度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电信服务开放较为缓慢,与电信服务自由化要求存在一定差距;电子商务规则落后于CPTPP规则,特别体现在个人信息保护、计算设施本地化、网络开放等方面;国内竞争政策与CPTPP范围广、水平高的反垄断规则之间存在较大差距;国内知识产权规则与CPTPP保护力度、惩罚力度存在差距。总体而言,要想成功加入CPTPP,中国仍需在经贸规则层面进行深入改革,在新形势下打造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中国加入CPTPP还需应对复杂的外部政治挑战,包括能否获取CPTPP成员国支持以及来自美国的可能阻挠。基于意识形态和国际关系博弈的考虑,一些成员可能对中国加入持有疑义。

        艰难的内部改革压力和巨大的外部不确定因素,不应成为阻止中国正式提出加入请求的理由。在国内层面,应积极对标CPTPP“高标准”规则,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把市场化改革和制度型开放的决心变成行动,从边境措施和边境后规则两方面切实推进,在自贸区内加快试验高标准经贸规则,尽早实现与CPTPP的规则对接。对于短期内无法接受或难度较大的规则领域,亦可考虑在加入谈判中提出例外要求和过渡期安排。在国际层面,应把握时机尽早启动包括非正式接触、正式提出申请、确定市场准入报价在内的加入程序。积极沟通,增强与CPTPP成员间的互信,并针对其可能提出的诉求尽早研判预案。

 


作者: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漆彤

来源:光明网-学术频道

审核:吴林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