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黄惠康:薪火相传,推动新时代中国国际法事业再创辉煌 --在纪念周鲠生先生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发布者:黄惠康发布时间:2019-04-01 15:46阅读:354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学界同仁:

        一、很高兴代表改革开放后第一批珞珈国际法学子发言。今年是周鲠生先生诞辰130周年,也是新中国建国70周年、武汉大学法学院(法律系)复办40周年。对于中国国际法学界来说,这是三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年份。  

        其一,周鲠老一生致力于国际法教学研究及我国的高教事业和外交工作,并为之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国家培育了无数栋梁佳才。1985年10月17日我们曾亲耳聆听韩德培先生在武大法学院学生大会上的讲话。韩老指出:“从1922年以来,凡是在我国学习和研究国际法的人,大都直接或间接接受过他的教益和影响,无不是他的及门弟子或私淑弟子。真是‘桃李尽在公门’”。字字珠玑,至今记忆犹新。周鲠老当之无愧地被尊称为“近代中国国际法之父”。其诞辰和贡献值得国际法学界永远铭记。

        其二,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诞生后,为血洗国耻,废除或修改旧时的不平等条约成为外交领域的头等要务,新中国外交条法事业就此打开序幕。周鲠老是周恩来总理兼外长聘请的首任外交部法律顾问,为新中国外交条法事业鞠躬尽瘁20余年,建树良多,留下宝贵精神财富。周鲠老是中国现代国际法公认的奠基人。共和国建国70周年亦即新中国外交条法事业开创70周年,同样值得隆重纪念。

        其三,周鲠老不但完成了将武大办成“文法理工农医”六大学院综合大学的夙愿,而且曾多年兼任法学院教授、法律系主任,将珞珈山打造成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国际法教学研究重镇。1979年武大法律系的恢复以及次年国际法研究所的创立,是中国国际法事业继往开来、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40年来,武大法学院及其国际法研究所的数代国际法学人,铭记周鲠老的嘱托,“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为国家国际法学教育事业,辛勤耕耘,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法学英才,自身也成长为国家级高端智库。“东湖之滨,珞珈山上。今朝多磨砺,明日作栋梁”的武大校歌随着珞珈学子前进的脚步传遍四方。周鲠老当年播下的中国国际法学的种子,如今已成长为根深叶茂的参天大树。相信周鲠生先生对中国国际法事业薪火相传,后继有人的盛况一定会感到欣慰。

        古人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在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进入新时代之际,隆重纪念周鲠生先生诞辰130周年,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不但能促进承继尊师重道的中华优良传统,更能彰显中国国际法学人薪火相传,推动新时代中国国际法事业再创辉煌的使命和担当。鉴此,在去年12月11日国家高端智库武大国际法研究所主题党日活动上,吾等在周鲠老学术思想熏陶下成长起来的第二代珞珈国际法学人,郑重地向母校窦贤康校长提出了举办周鲠生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活动的建议和设想,获得积极响应。

        今天,吾辈同窗好友一行11人,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从祖国各地和海外齐聚珞珈山,纪念周鲠老诞辰130周年。这也是1984年研究生毕业35年来,我们同学第一次接近全体的重逢。在此,我谨代表武汉大学1981级国际法硕士研究生班全体同学表达我们对一代宗师周鲠生先生的崇高敬意和深切怀念!对韩德培先生、姚梅镇先生、黄炳坤先生、李谋盛先生等国际法先贤的崇高敬意和深切怀念!恭祝梁西教授、李双元教授、刘丰铭教授等各位恩师健康长寿、学术生命之水长流!感谢母校和中国国际法学会联合主办今天的纪念活动。

        二、吾等第二代珞珈国际法学人,无一不是在他老人家的学术思想熏陶和传承下成长起来的,均受教和得益于韩德培、姚梅镇、梁西、黄炳坤、李谋盛、李双元等珞珈国际法大师的面命耳提,多数曾获得过武汉大学纪念周鲠生法学奖金的激励,也都将弘扬周鲠老倡导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珞珈精神作为自己的神圣使命。就我本人而言,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有幸重回学堂深造。是周鲠生国际法学引导我走上了研法律、干外交的新征程。在大学本科期间,曾在武汉大学就读和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知名哲学家、时任黑龙江大学哲学系主任的侯春福教授得知我对国际法学感兴趣,热情地向我推介了武汉大学和周鲠生老校长,并主动为学生写了致韩德培教授的推荐信。当时学校图书馆馆藏国际法图书资料匮乏,同窗好友特地从北京为我借来周鲠老著《国际法》。我如获至宝,边学边记,全书抄录。1982年初,我怀揣厚厚的周鲠生《国际法》手抄本来到珞珈山,师从韩德培教先生和梁西教先生。这沉甸甸的手抄本至今仍是我书房中的珍藏。1985年4月,武汉大学设置“纪念周鲠生法学奖金”,我代表首批获奖者在颁奖仪式上发言,誓言学习、继承和发扬周鲠老的精神和品格,为中国的国际法事业做出新的贡献。1991年初我转战外交战线,开始职业外交生涯。2010年我被任命为外交部法律顾问,这是周鲠老曾长期担任过的崇高职务。同年当选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40年来,从学哲学到研法律,从学堂到外交,从国内到海外,我始终在周鲠老的精神和品格的感召下砥砺前行,坚守珞珈国际法学人的精神家园。为薪火相传,2011年,我在外交部条法司创办了《周鲠生法律大讲堂》,并倡导将“忠诚、使命、勤学、坚韧、正气、奉献”作为外交条法干部的核心价值观。“石在火不灭,师恩重如山”。面对恩师和母校,我们取得的点滴成就微不足道,面对恩师和母校,我们内心充满无限的感恩!在此,我们要向所有抚育我们健康成长的恩师、向鼓励、支持和关心我们的各级领导,向为我们的学习和研究提供帮助和便利的所有教职员工表示衷心的感谢。

        三、周鲠生先生对中国外交和国际法学的贡献是巨大的。下面仅就周鲠老在中国外交史上的卓越建树略表一二。

        1919年凡尔赛和会期间,列强迫使中国接受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周鲠生参加了在巴黎的中国工人和学生阻止中国代表在凡尔赛和约上签字的爱国行动,迫使顾维钧拒绝在“和约”上签字。

        1920年,鲠生先生结识了刚从国内赴法勤工俭学的周恩来,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朝气蓬勃的力量和充满活力的清新风尚,从此结下诚挚友谊。

        1920年代,才华横溢的周鲠生风华正茂、精力充沛,教学之余开始研究《国际法》和《外交史》,陆续整理发表了《不平等条约十讲》等系列论文,以及《万国联盟》、《法律》、《领事裁判权》等著作。他在书中以近百年中国备受欺凌与耻辱的血淋淋的史实,力陈不平等条约对中国主权的极端危害性。对侵害国家主权的领事裁判权,“断乎不能任其存在”。

        1926年冬,周鲠生出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顾问,积极推动收回“国权”的运动。他在《革命的外交》一书中,提出对待老练的帝国主义,应该采取“主动的、攻势的”外交,并且要“利用民众势力”来“打破一切传习成见和既存的规则”,“对于既存的国际规则、惯例或条约的束缚,都要一概打破”。

        1932年,“国联调查团”来我国调查“九·一八”事变,周鲠生先生引经据法,结合形势,有力驳斥了某些人的片面之词。他还四处演讲,深刻揭示中国被日本侵占的根源在于积弱太深,抗日战争不仅是为中国独立和民族生存而战,同时也是为世界正义和公理而战。其中,《日本对华侵略政策》《东省事件与国际联盟》等,成为国际法后世学者必读的经典檄文。

        从1932年开始,他撰写并陆续出版了《现代国际法问题》《最近国际政治小史》等著作。《国际法大纲》一书曾被遴选为东京帝国大学国际法科指定参考书。《赢得太平洋上的和平》1944年在美国出版后,引起国际法学界的瞩目。

        1939-1945年,周鲠生先生赴美国讲学,并先后担任出席太平洋学会年会的中国代表和联合国制宪会议中国代表团顾问。在美期间,他致力于国际政治的研究,研究了战后国际政治组织问题,拟定了二十余条的“国际联合组织草案”,还出版了专著Winning the Peace in the Pacific,讨论战后和平的各项事宜。中国代表团在1944年敦巴顿橡树园会议上,对美英苏提出的宪章草案提出了7条补充建议,其中“处理国际争端应注重正义和国际公法原则”“国际公法之发展与修改,应由大会提倡研究并建议”“经济及社会委员会应促进教育及其文化合作事业”三条建议,得到了美英苏三方的认同,最后写入了宪章草案。经1945年旧金山制宪会议,正式成为宪章的相关条款。鲠生先生作为代表团顾问做出了重要贡献。

        新中国建国后,鲠生先生开始转向外交和立法工作。1949年底,他奉调进京,出任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次年4月被任命为外交部顾问。这使他如鱼得水,充分发挥国际法学家的专长。他特别重视建立中国特色的学术体系,把中外著作之精华和自己的独到的学术见解融汇起来,集时代之大成。

        鲠生先生始终保持学者本色。上世纪60年代,鲠生先生已进入古稀之年,在视力极度衰退的情况下,废寝忘食,埋头著述,完成《国际法》这一巨作。全书深刻阐述了国际法的理论,系统地总结了新中国的外交和国际法实践,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代表了当时中国国际法研究的最高成就,一直被奉为我国国际法学的经典。

        周鲠老在新中国外交史上的一些经典贡献,如他亲自审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英文国名为“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抗美援朝中建议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称号赴朝参战,1958年炮击金门时确立12海里领海宽度、渤海湾作为领湾以及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等,已在学界广为传颂,此处不再赘述。需要特别提及的是,对新中国外交具有重要影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措辞的修改完善和中缅边界争议段的妥善处理,堪称外交杰作。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两度修改完善,凸显了周鲠老的法律智慧和精雕细琢的深厚功力。五项原则中的每一个术语和概念,鲠生先生都是反复推敲,确保其具有高度的准确性和科学性。1954年正式载入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时,周鲠老建议将第四项原则“平等互惠”改为“平等互利”。因为国家之间相互给予互惠,一般都要经过各方协商同意,不能认为是普遍适用的原则,改为“互利”,在法律上比较确切。此后,鲠生先生仍在不断琢磨,觉得第一项原则“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提法还不十分妥善,建议改为“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1955年4月,周恩来总理在万隆会议提到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时,就使用了新的提法。一直沿用至今。

        我国是世界上边界线最长、邻国最多、边界情况最复杂的国家之一。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几乎与所有周边邻国都有边界争议。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我国通过友好谈判,先后与12个陆上邻国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创造了国际关系史上一项了不起的伟大成就,而其中的中缅边界谈判是其中的第一例,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周鲠生先生为此作出了独有的特殊贡献。其中就中缅边界南段阿佤山“1941年线”问题提出的意见,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1941年,英国利用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最困难的时机,以封锁滇缅公路相威胁,迫使国民党政府以换文方式在阿佤山区划一条界限。在中缅边界谈判中,缅方坚持要求中方承认这条边界线。在此情况下,鲠生先生建议,根据条约法原则和国际习惯法,一国合法政府签订的确定边界的条约,包括换文在内,新政府应予以承认。对于“1941年线”的处理,可在承认这条线的基础上根据互让互谅原则,做些调整。这一意见和建议为解决“1941年线”问题提供了有价值的法律指引,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高度肯定,从而使问题得以顺利解决。

        四、周鲠生先生一生两袖清风,少有积蓄,临终前决定将全部遗产作党费上缴,全部藏书赠送外交部图书馆。我们外交部条法司的同事们至今仍在受益。鲠生先生毕生好学不厌,诲人不倦,学问渊博,著作等身,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他为人正直,谦虚谨慎,深受尊敬。在旧中国经历复杂的政治浪潮,出污泥而不染;在新中国奉献外交20余年,鞠躬尽瘁,高风亮节,永垂青史。

        1979年2月6日,周鲠生先生追悼会在京举行,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等多位领导人送了花圈,外交部长黄华致悼词。悼词说,我们沉痛追悼周鲠生同志,要学习他热爱党、热爱毛主席、周总理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高贵品质,学习他严谨和勤奋治学的精神,要把国际法的研究工作大力发展起来,使国际法为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争取建立平等的新的国际秩序和全世界人民反对霸权主义的正义斗争服务。

        周鲠老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应该珍惜它、爱护它,并在新的形势下予以继承和发扬光大。自周鲠老开启中国近代国际法学之先河以来,中国国际法学的发展历经百年,生生不息,在曲折中成长。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时候,是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时候。”当前我国国际法教育和研究工作,总体上仍处于“人多势不强”的发展阶段。今天我们隆重纪念周鲠生先生诞辰130周年,就是要在国际法学界努力学习周鲠老的精神和品格,承袭先贤们忠诚爱国、勤学敬业的优良传统,牢固树立“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远大志向,下定“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决心,努力践行“忠诚、使命、奉献”的核心价值观,孜孜以求,创造事业和人生的辉煌。每一个国际法学人都应怀着对法律的敬重,坚定理想信念,锐意开拓进取,以自己的专长为国家外交和世界和平事业做贡献。

        最后,愿周鲠生先生的精神和品格千秋传颂!周鲠生先生永垂不朽!

        谢谢。